<progress id="zpfff"></progress>
<menuitem id="zpfff"></menuitem><cite id="zpfff"><video id="zpfff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zpfff"></cite>
<cite id="zpfff"><strike id="zpfff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zpfff"></var><var id="zpfff"><strike id="zpfff"><listing id="zpfff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zpfff"></var>
<var id="zpfff"><dl id="zpfff"><progress id="zpfff"></progress></dl></var><var id="zpfff"><strike id="zpfff"><listing id="zpfff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zpfff"><video id="zpfff"></video></var>

跨时代群体的挑战与机遇

Information & news
图片
导语
图片

每一次时代的更替或变迁,都是一场革命。对这场革命的参与者来说,无疑是一次挑战,当然挑战的背后是机遇,即挑战与机遇并存。这些参与者横向涉及各行各业,纵向跨度几十岁,是一个庞大的群体,为方便研讨将其称之为“跨时代群体”。

先给跨时代群体一个明确的概念:指的是出生在1970-2000年间,并有劳动能力的人员。这些人员在学习和工作期间,参与并见证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完成,经历了时代的转型升级,对应的是每个人知识和技能的跨界升级。其主要特点是跨度大,跨越实现和虚拟两个世界,是前几次工业革命所不能及的。

为什么把这个时间段出生的人定位为跨时代群体?源于两个重要的时间节点:第一个是2019年,这一年被认为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元年,2000年出生的人已经成年,开始担当社会责任;另一个是2030年,人工智能发展基本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和2030年前碳达峰,双目标落地节点,而这时,1970年出生的人到了退休时间。

1970-2000年的时间跨度30年,全国跨时代群体有多少人处于大学生状态?有多少人是时代的骨干?又有多少人在重要领导岗位上?数量之大,可想而知。所以说跨时代群体担当了跨时代的使命,也决定了跨时代的进度和水平,以及未来发展的基础。

我们常常能看到很多“令人焦虑又催人奋进”的演说,以服务于企业的商业目的和跟风群体的心理需求为素材,对“浮出表面的社会现象”点评分析的很成功,但缺少“对潜在的、需提前明确关乎社会发展的跨界问题”的深入探讨,尤其是跨时代群体的知识技能跨界和思维模式创新等。为更好的转型升级,这类问题值得我们设专题研究并认真对待!


一、跨时代群体的分类
时代群体的年龄跨度30岁,接近三旬即三代人,分三个年龄阶段的话是20-30岁、30-40岁、40-50岁。后两个年龄段的人正当年,分别在骨干和重要领导岗位上,到2030年过程中将发挥重要作用。第一个年龄段的人处于学习和学徒期,将在2030年后发挥继承与发扬的作用。

就处于学习状态的人而言,涉及到专业和就业的选择,专业知识结构要满足毕业后就业的需要,计算机、互联网、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方面的知识是不可缺少的,要么学这些专业,成为专才;要么学其它专业,选修或自学这些专业,作为跨界人才。我本人这两个方面的学习都经历了,在校学习更快,在职学习结合工作更有效。

就处于骨干状态的人而言,他们是担当各岗位的负责人,是冲锋陷阵带兵打仗的实干型领导,如经理人和处司级干部。他们不但要拥有跨时代的知识,而且要拥有跨时代的技能。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,是在职期间自学、培训和进修学习,并需要下基层锻炼,或参与到具体的落地项目中,否则难接地气。

就重要领导岗位上的人而言,担当各单位的高层领导,主要职责是决策管理,如企业高管和局部级干部。他们要懂跨时代的知识,也要了解跨时代的实践,更重要的是会用跨时代的人才。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,是在职期间自学和短期培训,还要深入基层考察,否则难做决策指挥。

三类人各有优劣势:年轻学生学的快,试错机会多,缺少实践经验,认知整合能力弱;中青年人既有一定经验和学习能力,又有应用场景,综合能力较强,但工作生活压力大;中年后逻辑思维和穿透能力增强,可整合资源多,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和记忆力下降,可带头多听取下级意见,做到优势互补,发挥团队力量。


二、跨时代群体的跨界

跨界学习和工作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问题是能否做到?怎么实现?不能实现的话会有什么问题和风险?怎么规避?这些都需要提前考虑到并谋划好。若考虑不到的话,出问题是必然的。这不但关乎国家战略的实现,而且关乎跨时代群体的前途,和他们掌握着关乎国家命运的重要领域的发展。不但要提前考虑到,而且要高度重视,深入研究,并拿出切实可行的实施方案和保障措施。

这里先做个初步的思考,要实现2030年的目标,需拥有什么能力的人才能做到?显然是拥有智能化和网络化(IT)专业知识和技能的人,与拥有线下传统知识技能的人,组建跨界团队达到相互融合的程度。进一步讲,是拥有传统专业知识技能的人同时懂IT知识,拥有IT知识技能的人同时懂传统知识,即两类人都要做到知识跨界并拥有团队协作能力。

再进一步讲,成为知识跨界的人需要多少时间?快则集中培训学习要一年,一般边干边学要3-5年。从现在到2030年只有9年时间,若以智能化水平来衡量,现在智能化率平均按20%计,到2030年预计目标按80%计,也就是说还有60%以上的组织和设施需要完成智能化升级,需要平均每年以7%的速度进行升级才能完成。

相当于每个单位,每年100个人中,有7人完成跨界升级。我的经历告诉我,这个数不大,但做起来远比想象的难。尽管都知道这是时代的必然和背后的机会,但贪婪和自我?;な侨说谋拘?,在开展跨界培训学习和转型升级工作时,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,需要强有力的措施。

届时,80%以上的组织设施都变成智能化的了,都在线上运营监管,传统应用场景升级后跨界群体人员将大规模减少,从减少30%逐渐增加到70%。保留下来的人是懂智能化的;减少的人则是需要学习智能化或IT知识和技能,以在新的行业获取就业机会。否则,会产生一个新的失业群体,我们能做的是提前想到,并付诸行动提前把失业人员降到最少。


三、跨时代群体的挑战

对于在岗人员,尤其是身处比较高职位的领导,和资历比较老、经验比较多的员工,知识和技能横向拓展的难度,远超纵向的提升。他们大都是处于社会核心位置的人员,也就是支撑国家发展和家庭收入的那部分主力,假设转型全军覆没,将有70%的人失业,他们担当的职责能否顺利完成交接更替?他们的工作如何安置?需提前做好最坏的准备,往最好的方向努力。

在跨时代群体中,大家知道每年大学生的就业都是社会热点问题,今年也不例外,且毕业生规模创历史新高,突破一千万(1076万),毕业生专业技能又与社会需求匹配度不高,社会急需的跨界和IT人才又供应不足,还出现躺平和内卷现象;传统失业人员一般是老弱病残和工作能力弱者,实现转型几乎不可能;在职人员的生态位较高、能量较大,学习新知识能力不如年轻人,为了捍卫既得利益,会采取消极不配合或只说不练的做法。

时代发展的车轮滚滚向前势不可挡,必然有新人站出来革命与担当,两股力量的交锋不可避免,新旧更替是必然。无论内斗还是外斗,带来的是两败俱伤。当然,我们不愿看到的是新人上位、老人下岗,做不到继承与发扬,带来一个前所未有的失业潮,触发新的社会问题甚至动乱。

解决这些问题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,应尽早提到国家领导的议事日程。不仅需要国家有较好的社会福利保障,更重要的是有积极的政策和鼓励跨界的机制。准备不足或不充分的话,会给政府带来很大压力,影响社会稳定发展和国家安定团结。

如何实现升级转型?需要多少人转?转型的政策机制和方式方法?这些问题都没有成熟经验和成型答案,且涉及人数多、人员结构复杂,解决不好的话,风险难以预测,的确是一个新的挑战。相信中国人的智慧和国家领导人的能力,将过程中的损失降到最低,并争取更好的结果。但要提前准备群策群力,并做好风险防范。 


四、跨时代群体的机遇

中国人有较强的爱国热情和民族自尊心,国民有较强的家国情怀和面对困难的韧性,大学生有较强的学习适应能力,在职领导干部有较强的党性和牺牲奉献精神等,我国迎战疫情的效果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。这些都是我们的优势,说明我们有能力、有实力迎战转型升级,并抓住这个历史机遇,争取国家战略的早日实现,赶超世界其它发达国家。

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产业的智能和数字化升级是我们工作的重心,产业之间的数字化融合需要跨界团队的融合,没有人的升级转型和跨界团队的融合就没有产业的升级和融合??缡贝禾逍枰步?,发挥团队内已磨合和产业间已建关系的优势,抓住机会,一鼓作气,再创辉煌,这是新建团队所不能比拟的。

转型升级过程中带来巨大的跨界人才需求,就人员结构来说,只懂传统专业的人将逐渐减少。若到2030年传统、跨界和IT专业人才结构为30%:40%:30%的话,现在大部分在岗人员要变成跨界人才,也就是说有很大的机会空间可满足现有在岗人员的提升需求。如果现有在岗人员不提升的话,跨界人才只能靠大学培养,这需要时间,大学生毕业适应社会也需要时间,必然会影响国家战略落地计划的实现。

跨时代群体积极共赢的做法是:与时俱进,继续担当跨界使命并顺利过渡。相当于跨时代群体的二次创业,方向内容又是国家战略的需要,成功率将大大提高。同时,给年轻人树立了榜样,在新老融合的过程,完成共识磨合与协同前行,确保国家战略的顺利实现和持续发展,在落实国家战略的过程中获取个人的发展机遇。

特别是领导,有较丰富社会经验,掌握大量资源,积极主动率先垂范,继续担当转型升级领导者,较年轻新人有明显的优势。使自己得到再次提升的同时,为时代发展增添力量,为后人留下丰功伟业。否则,将成为时代发展的累赘,阻碍社会的进步,甚至成为历史的罪人。


时代更新的过程,产生新的问题,既有机会,也有风险。前三次工业革命都是在现实世界发生的,而第四次工业革命发生在现实和虚拟两个世界里,对我们的要求更高,难度更大,相应的变化也更大。首先需要改变的是跨时代群体,是我们的思想意识和知识结构与技能,是我们的先知先觉和有备而来。

历史经验告诉我们,变化一定比我们想象的大又快。近期元宇宙的来袭,就是这种变化的一个例证。这种变化是由掌握新知识技术的人才去实现的,相当于在虚拟空间里重构一个数字孪生世界,在两个世界共同构建的生态系统中,协同共进持续发展。实现2030目标的同时,为2060碳达标并与世界融合等国家战略实施落地奠定基础。

在时代发展潮流中,不进则退,跨时代群体要与时俱进,带头从知识技能跨界开始,成为落实国家战略的领导者和践行者。技术创新与推广需要政策推动与鼓励,传统社会和国家管理系统需要更新,“一网统管”将成为重要管理手段,对社会各领域的人、事、物进行联通??缡贝禾逍枰Щ嵩谝徽磐瞎芴煜?、经营未来,为时代的转型升级建功立业。

跨时代群体是历史的必然,也是时代的产物。以积极心态迎接时代的挑战,做时代的弄潮儿,抓住历史赋予我们的机遇,先识大局提高思想意识,再进行跨界知识技能的学习,提前思考规划行动方案,做好群体中不同年龄阶段人员的分工合作,全力以赴去践行国家战略,必将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引领者:中国引领世界,跨时代群体引领世界。


快三首页